roadtomandalay_still_01.jpg
《再見瓦城》The Road to Mandalay

趙德胤(Midi Z)導演自《冰毒》(Ice Poison)起便成為當今台灣最被看好的大師接班人,事隔兩年推出的最新作品《再見瓦城》(The Road to Mandalay)一舉入圍六項金馬獎,更獲得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殊榮。隨著拍攝資金、工作團隊的大幅提升,也反應在本片的技術層面明顯精緻不少,不僅故事結構完整,Midi的編導力道依舊生猛有勁,「按慣例」還是在終場賜給觀眾震撼一擊教人唏噓不已。

roadtomandalay_still_05.jpg

片名《再見瓦城》,瓦城指的是由緬甸前往泰國的移工其「衣錦還鄉」時的必經之地,而再見則有兩種釋義,其代表了—渴望與絕望,及移工的宿命與哀歌。阿國(柯震東 Kai Ko)與蓮青(吳可熙 Ke-Xi Wu)兩人離鄉背井前往異地工作,在紡織工廠上班的阿國對蓮青呵護備至,純真善良的阿國一心只想和蓮青過著得以溫飽的簡單生活,然而蓮青卻充滿企圖心,每天都在盤算如何賺更多的錢及獲得工作許可證明,讓她能早日前往台灣撈金,價值觀歧異的兩人儘管互有情愫卻也因此漸行漸遠,彷彿已預視這樁愛情悲劇。

unnamed (10).jpg

作品崇尚極簡的Midi,不論《冰毒》或《再見瓦城》全片總是圍繞在主角身上說著同一個清晰明瞭的故事,甚至可以讓觀眾預期到它的故事進展,既然如此為何Midi的作品還是會令人著迷?我想關鍵就在於它的大量留白,明明這樣的故事架構能有更多戲劇化的衝突發展,但他選擇向「電影/Cinema」靠攏、而捨棄由「故事/Story」主控一切。

p7641491a820717508.jpg

本片故事來自90年代的真實事件所推想而生,Midi講求寫實生活感以大量長鏡頭一氣呵成,卻在通俗的社會事件中預留空間讓觀眾填空猜想,偶然的神來之筆如蓮青為求快速賺錢出賣肉體時,以「四腳蛇」和吳可熙對戲看似突兀魔幻,實則避免讓電影落入俗套,都再三展現Midi的不凡魅力。

unnamed (9).jpg

阿國和蓮青的關係宛如《甜蜜蜜》(Comrades: Almost a Love Story)的黎小軍(黎明 Leon Lai)和李翹(張曼玉 Maggie cheung),只是並非被緣分浪漫捉弄、而是遭性格與現實的殘酷處刑,亦帶有《臥虎藏龍》(Crouching Tiger, Hidden Dragon)羅小虎(張震 Chang Chen)和玉嬌龍(章子怡 Zhang Zi Yi)的味道。柯震東與吳可熙表現相當出色,我想無須贅述他們為本片學習雲南方言(吳可熙另外又學了泰語)有多努力用功被當地觀眾認可,單從兩人的肢體語言與從心出發的演繹,已證明他們成功勝任如此艱難的角色。

maxresdefault.jpg

我不想用脫胎換骨來形容柯震東,因為早在五年前柯以《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獲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時便明白他就是一位天才型的演員,這次在趙德胤的磨練下他卸下偶像光環把阿國給演活了,一場為吳可熙盤算在工廠打工比餐廳洗碗更好賺的說詞,連珠炮式的雲南方言對白和數學邏輯讓觀眾看得瞠目結舌也會心一笑,更意外發現他骨子裡還藏有當年那個「大笨蛋」的情懷;儘管戲份不比吳可熙多,但他詮釋默默守候在心儀女孩身旁的暖男形象,肯定又要電死一干懷抱少女心的影迷為他心疼抱屈。

unnamed (4).jpg

《冰毒》的「三妹」吳可熙是2014年不論金馬獎或台北電影獎個人心中的超級遺珠,這位在台灣土生土長的女演員於《再見瓦城》操著一口雲南方言和泰語,蓮青這個角色看似薄情,但比起阿國的家庭背景,蓮青才是真正孤軍奮戰的異鄉人,從她打回家鄉的電話中就透露她要養活一家老少,吳可熙把所有情緒起伏全收進心裡的內斂演繹,坦白說這很可能造成部分觀者的誤解;雖然柯震東的放比起吳可熙的收顯得吃香,但不代表就此削弱了吳可熙的份量,吳可熙的角色難度比柯震東來得高,吳也在幾乎場場都有戲的情況下撐起全片,兩人的演出可說是相輔相成,如果雙雙在金馬稱王封后亦不意外,也會造就今年金馬、金鐘帝后盡是「吳、柯」組合稱霸的佳話。

unnamed (5).jpg

其實《再見瓦城》第一時間的觀後感是帶有一絲感嘆的,身為Midi粉絲不免要拿《冰毒》作比較,本片雖然純熟、精緻,但我更激賞《冰》的粗糙和殘缺,尤其編導的勇氣與攻擊性也更為強烈;這次的結局也以重複性的「重擊」收尾,經過《冰毒》的「洗禮」後觀眾像是打了預防針,不再教人震撼到以至於喘不過氣了。

20160925003589.jpg

對我而言《再見瓦城》最迷人的正是這對相濡以沫的男女愛情故事,心酸的浪漫說不清啊,但Midi總是讓他故事裡的主角愛得過份「潔癖」,毫無情侶關係應有的「互動」畫面讓人質疑他們真如蓮青口中所說阿國是她的男友嗎?但話說回來Midi雖然節制,但也蠻懂得適時對觀眾「調情」,如:阿國為蓮青戴上他送給她的項鍊、求職失利的蓮青在雨中坐上阿國的摩托車傷心的抱著阿國,對於聚焦在愛情線上的觀眾而言這幾場戲顯得格外重要。

roadtomandalay_still_04.jpg

特別推崇「蓮青睡床、阿國躺地上」這畫面前後各出現一次相互呼應,雖然第二次出現時似乎少了一個同時捕捉兩人的俯視鏡頭,導演表示他有拍但卻剪掉了,這再次說明Midi徹底落實「電影/Cinema」概念,就算沒有刻意的對比鏡頭也足以傳遞「景象依舊、無奈人事已非」的意境,這讓我想起王家衛(Kar-Wai Wong)的《花樣年華》(In the Mood for Love),當我發現梁朝偉(Tony Leung Chiu Wai)和張曼玉在吳哥窟重逢的刪減片段竟是如此完整美好時,便對王家衛百思不解究竟為何要把這些重要段落剪掉,如今已漸漸能體會大師的用意,有些話往往不一次說完才最、致、命。

unnamed.jpg

既然我們的分離宿命已成定局,請容許我用最殘暴的方式延續我對妳的這份情意,MidiZ趙德胤,溫柔又爆裂,讓人痛徹心扉卻又甘心為之臣服。

文|楊達敬 Gordon Yang 2016100 歡迎加入我的粉專!


unnamed (11).jpg
再見瓦城》2016.12.09起台灣上映 發行商:威視電影

2016高登電影獎風向球【華語電影】
最佳影片
最佳導演—趙德胤
最佳原著劇本—趙德胤
最佳男主角—柯震東
最佳女主角—吳可熙

登燈指數:8.5/10

, , , , , ,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Gordon高登影想

楊達敬 Gord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